第一時間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識與數據
下載鈦媒體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NINE PERCENT 解散:一個粉絲申請“全球最難合體”吉尼斯紀錄的男團

摘要: 對經紀公司缺乏掌控力的愛奇藝,唯粉的錙銖必較,仍未成熟的偶像市場......多方原因導致這支組合成為了團粉的意難平。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男團 NINE PERCENT正式解散了。

這件事從昨晚起就穩居微博熱搜前五了。

參與過 ilun 與 ikun 混戰的你,可能不知道蔡徐坤除了唱、跳、rap和籃球愛好者這一身份,當時還有一層身份是國內男團 NINE PERCENT 的隊長。

2018年4月6日,愛奇藝制作的偶像男團選秀節目《偶像練習生》進行到了總決賽,各種關于這檔節目的話題占據了當晚的微博熱搜。

最終,九位票數平均在百萬級以上的練習生成功突圍,他們將成團以“NINE PERCENT 組合”的身份進行為期十八個月的活動,十八個月后將會解散。
NINE PERCENT 組合集體照

NINE PERCENT 組合集體照

從節目開播到決賽,期間78個日日夜夜里,被稱為“全民制作人”的追星女孩們為了自己pick的練習生可以出道,每天真情實感真金白銀地爆肝投票。

互聯網渠道的權力下放與本土偶像青黃不接的空白期,促成了這檔互聯網造星節目的成功,其與《創造101》一起在中國娛樂圈掀起的“偶像風”,為2018年貼上了“偶像元年”這一標簽。

但誰也沒想到,掀起這星光熠熠的出道篇章,之后的故事卻是虎頭蛇尾,草草收場。

“ NINE PERCENT 解散與不解散有什么區別?”

出道后的一個月,NINE PERCENT 開啟了長達兩個多月的THX with LOVE 感謝粉絲見面會巡演。

在2018年7月28日的武漢終場中,蔡徐坤看著場館四周的觀眾席說:“與其說(今天的見面會)是最后一站,不如說我們即將跟曾經的那個階段告別,我們要重新迎來更加美好,屬于我們NINE PERCENT的一個全新的時代......”

這段話中包含了粉絲與成員對于未來的希望:NINE PERCENT會有全新的舞臺、專輯、作品,這九個創造互聯網造星開端的男孩,還會繼續開啟屬于國內男團的新時代。

但直到解散這天,NINE PERCENT 只出了兩張電子專輯,一次巡回演出。說好的二巡演出一拖再拖,至今未實現。

而在作品方面,他們沒有經紀公司用心策劃的團綜,也沒有類似火箭少女101的《卡路里》這種有較大傳唱度的作品。第一張專輯是出道了半年后才被推出,而最后一張專輯甚至只有九位成員的SOLO單曲,沒有一首團隊合唱曲。

但沒有時間打磨作品還不是這個組合最大的問題,人總到不齊才是。

就算在商業活動、粉絲見面會或綜藝這種通告中,出席活動的 NINE PERCENT 也難以湊齊九位成員。相比韓系偶像組合講究的“團魂”,NINE PERCENT 倒是直接和他們的前輩TFBOYS走出了一條同樣的路——單飛不解散,成員各自美麗,團粉逐漸佛系。

“NINE PERCENT解散與不解散有什么區別?”團粉(喜歡整個組合的粉絲)都這樣說。

對經紀公司缺乏掌控力的愛奇藝,唯粉(只喜歡某位成員的粉絲)的錙銖必較,仍未成熟的偶像市場......多方原因導致蔡徐坤當初說的那段話,以及這支組合成為了NINE PERCENT團粉的意難平。

想要申請“全球最難合體”吉尼斯紀錄的男團粉絲們

今年8月,有位NINE PERCENT的粉絲向吉尼斯世界紀錄官方微博提出了一條讓人哭笑不得的請求,她稱截止當天(2019年8月13日),NINE PERCENT 只合體了55天,問吉尼斯能否給這個組合頒發一份“全球最難合體團”的記錄。

對成員合體有執念的粉絲并非少數。如果你對NINE PERCENT合體時間更詳細的數據感興趣,你還可以關注一位名為@NINEPERCENT今天合體了嗎 的微博用戶。自2018年6月23日起,她每天都會記錄NINE PERCENT出道時間、解散倒計時以當天是否合體。

截至出稿前,出道了548天的NINE PERCENT 只合體了58天,其中2018年6月前的合體占了一大半。

團粉們只能苦中作樂。“我看也不用叫他們‘NINE PERCENT’了,就叫‘《偶像練習生》九強’好了。” NINE PERCENT 是小J第一個喜歡上的男團。

向鈦媒體回憶起自己從垂直入坑、瘋狂買代言到佛系追星的過程,小 J 把問題源頭歸結為運營NINE PERCENT的經紀公司:“愛豆世紀的策劃運營能力不夠成熟,似乎沒有事先為組合的音樂等資源做準備。”

不過,缺乏偶像運營經驗與經紀公司掌握權的愛豆世紀也有苦說不出。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真的不好做

據啟信寶顯示,愛豆世紀于2018年3月23日成立,愛奇藝持股55%,公司董事長為愛奇藝副總裁,《偶像練習生》總制片人姜濱,NINE PERCENT出道后的團體活動運營都由這家公司負責。

《偶像練習生》的節目體系其實是模仿的韓國選秀節目《PRODUCE 101》,每家經紀公司推送自己家的練習生到節目中進行選拔,出道后的偶像會與節目組選定的經紀公司簽合約,但原本經紀公司的合約也不會無效。

因此出道后的NINE PERCENT成員身上有原本經紀公司和愛豆世紀的雙份并行合約。由于這種嘗試在國內屬于第一次,缺乏經驗的愛奇藝并沒有事先制訂好足夠嚴謹的割裂式合約,讓偶像背后的經紀公司們抓住了空子。

香蕉娛樂新人部總監徐寧娜曾對新浪娛樂透露過愛奇藝的問題所在:

“我猜測可能愛奇藝本身也不知道這個節目會爆紅成這樣,原本的合約很松散,后續的一些東西都是沒有標很清楚,后面愛奇藝就增加了非常多的補充條約。”

辰海資本合伙人陳悅天之前也對鈦媒體表示過,《偶像練習生》只是愛奇藝的試水,他們與經紀公司的合同都有好幾種。

公司成立時間也可以認證這一說法,臨近4月初的總決賽了,愛奇藝才于3月末創立了經紀公司。

面對預料之外的情況,缺乏充分準備的官方團隊為自己埋下了第一顆雷,而眼瞅著偶像市場終于到了春天,經紀公司們自然不肯放過這把收割紅利的機會。這導致之后的一年半,愛豆世紀對于組合的運營并不順利。

出道半年后,NINE PERCENT還沒有推出一首歌曲,而其中的幾位成員卻早已以其他團隊成員的身份推出了電子專輯,樂華藝人范丞丞、Justin、朱正廷數次為了“樂華七子”的活動缺席NINE PERCENT的團體活動,甚至曾經將微博介紹中的“NINE PERCENT成員”去掉。

好不容易湊齊成員想努力營業的愛豆世紀也逃不掉被唯粉罵這種事。去年年底NINE PERCENT發布了新專輯,其中先導視頻缺少成員林彥俊的鏡頭引起了唯粉的不滿。無奈下,愛豆世紀發聲明稱,拍攝當天他們才臨時得知林彥俊被原經紀公司安排了其他活動,即使匆忙調整了拍攝行程,也沒能完美解決這個突發狀況。

在只關心“自家孩子”的經紀公司和粉絲面前,愛豆世紀實在是人微言輕,但經紀公司的唯利是圖其實也情有可原。

先把錢賺了再說

NINE PERCENT 組合的失敗并不能等同于其組合成員的失敗。

其組合成員都選擇了各自擅長的,領域,或出專輯,或成“綜藝咖”,或直接轉型拍影視劇去了。隊長蔡徐坤就更不用說了,他早已坐穩了“國內新晉第一流量”的稱號。

為什么他們背后的經紀公司寧愿被團粉抱怨,也要讓成員單獨發展?

培養出一位能出道的偶像是一件燒錢的事,奔著出道經紀公司早給練習生們做好了職業規劃。據坤音娛樂秦周懿此前在接受娛樂資本論采訪時透露,坤音娛樂曾為BC221在一年多時間內投入了將近1000萬,平均在每位練習生身上則是約250萬的培訓成本。

不同于之前的明星出道后再積累知名度,練習生們早在出道前就通過節目收獲了不小的粉絲群,且這些粉絲絕大多數都是某位練習生的唯粉。

而出道則是唯粉關注度最高的時候,如果你是經紀公司管理人員,你是會等著一個最終也會解散的組合慢慢給你分成,還是要趁熱打鐵把自己的唯粉留住賺大頭錢?

市場留給經紀公司反應的時間并不多。

追星女孩不僅精力與財力都有限,喜好還變化莫測,根據2018年新浪的調查問卷顯示,60%的娛樂明星粉絲單次追星時長低于12個月。長時間無法用作品或新鮮感營業寵粉的偶像,只會被大部分追星女孩毫不留情地“左滑”,而層出不窮的選秀節目又間接加速了偶像的“賞味期限”。

更何況,在粉絲消費這一端,團體資源與個人資源的區別在于哪里?

音樂作品?

我們不知道愛奇藝為這支組合的音樂作品和后期規劃提前做了多少準備。不過,早在組合推出第一張專輯前,NINE PERCENT 旗下成員紛紛就推出了個人數字專輯與單曲。在QQ音樂平臺上,蔡徐坤個人數字專輯《YOUNG》的販售量,還比NINE PERCENT組合《TO THE NINES》數字專輯的販售量多了一位數。
上為蔡徐坤專輯販售數,下為NINE PERCENT專輯販售數

上為蔡徐坤專輯販售數,下為NINE PERCENT專輯販售數

舞臺?

去年,愛奇藝和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紛紛嘗試制作了打歌節目,試圖通過補足偶像產業的下游基礎設施,讓偶像的歌舞作品可以持續得到曝光。2018年11月,愛奇藝的 《中國音樂公告牌》已經播完了第一季的12期節目,但節目中的舞臺視頻依舊難以在路人中濺起水花。

畢竟如今,關于音樂作品的傳播方式,怎么樣都不如把舞臺視頻剪輯到十幾秒上傳到抖音上。

可以讓粉絲消費的業務太少,偶像就只能靠接代言、上綜藝、拍影視作品來賺錢、獲取曝光了,這些通告都不需要“團魂”和組合的形式。

這樣看來,樂評人鄒小櫻當初對NINE PERCENT的定義最為冷靜準確,他對新浪娛樂稱NINE PERCENT不是傳統的團體,很多飯圈的人說他們沒有新歌,舞也跳不齊,但其實他們只是一個真人秀選出來的九個人團體,承擔了變現責任。

不止NINE PERCENT,其實去年刮起的偶像熱潮如今難以達到當初的高度了。愛奇藝與騰訊視頻新一輪的偶像選秀節目都沒有達到去年的聲量與影響力,獲得融資的經紀公司也頻繁遭遇藝人解約的事件。

比如去年接受了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真格基金跟投的數千萬投資的坤音娛樂,今年旗下藝人私下成立了個人工作室并稱要與公司解約,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

粉絲經濟和偶像潮的興起似乎讓大家形成一種認知——培養偶像是一件低門檻的、可復制的、用金錢就可以砸開大門的事情。像韓國偶像一樣,先用金錢和精力不斷打磨練習生,達到標準出道后,公司再根據瞄向的市場不斷輸送音樂與舞臺資源。

在未成熟的市場套用已被前輩認證過的模式誠然有一定效果,但韓國看那些足夠成功的案例,例如防彈少年團、Bigbang等,我們就會發現,金錢與具備一定跳唱功底的成員只是入門必備。決定偶像成功的因素更多是在于,音樂作品的概念與質量、偶像自身的魅力、以及經紀團隊穩定的長線運營等。

很難預測中國偶像產業何時可以為自己正名,但可以確定的是,直到偶像產業變得成熟那天,可能還會出現不少類似 NINE PERCENT 這樣讓粉絲意難平的“犧牲品”。(本文首發鈦媒體,作者/小黃雞)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鈦媒體原創,未經授權不得使用,如需獲取轉載授權,請點擊這里
分享到: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小黃雞
小黃雞

我不會寫稿我是賣臉的。

評論(3

  • zouzhe zouzhe
    回復
    5

    其實開始就沒覺得是團體,以個人比賽為主的節目最后選拔出來的還是個體,整個節目都沒有向觀眾傳達選團體的這個目標

    2019-10-07 11:17 via iphone
  • 什么看山 什么看山
    回復
    3

    繡花枕頭,這個男團的解散只是開始,后續還會有很多男團女團解散。市場在洗牌,在趨于成熟,潮水退去后,裸泳者第一批被淘汰

    2019-10-07 18:38 via iphone
  • 瀟澎 瀟澎
    回復
    1

    就是爆炒

    2019-10-07 11:2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sg飞艇计划软件app